问题库

为什么有人说“超巨中的超巨”只有两个,一个是二十世纪之王乔丹,一个是二十一世纪之王科比?

私贷个人中心
2021/5/3 21:53:38
为什么有人说“超巨中的超巨”只有两个,一个是二十世纪之王乔丹,一个是二十一世纪之王科比?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3个)

3个回答

  • 村红记事

    2021/5/7 18:53:57

    咱们先看M1911的结构和自动原理

    然后再对照一下现代的Glock

    他两都是套筒式手枪,枪管后座式自动原理,枪管偏移式闭锁。当然,格洛克是内置的平移式击针,M1911是外置的回转式击锤,但这只是小细节而已,别在意。


    勃朗宁大爷开创了套筒式手枪的时代之后,这百多年时间里,手枪的结构就基本没怎么变过,所以M1911从结构上而言不落伍,无非就是大量的钢部件让手枪比较重而已。但重也有重的好处嘛~至少看起来威武,而且大质量的手枪也能减缓后坐力

    同时,1911的诞生是伴随着美国人在菲律宾打土著时意识到口径和停止力的关系。因此它用的是.45ACP(11.43mm)弹,虽然弹道很渣,初速很低,但一枪一个小朋友。这对于手枪这类近距离武器而言至关重要,美军虽然在80年代已经撤装M1911,但它的改进型,比如M45A1还是在一些特战以及海军陆战队中服役。


    相比同时期的其他手枪.. 比如挑弹又复杂金贵的德意志小王子Luger P08被结构所淘汰

    腐佬到是学了不完整的套筒,但它的开闭锁是整根枪管起落...腐国人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但我想说的是,就算结构没问题,长得丑也是原罪。

    还有你,费洛蒙停止手枪,就你这个打.32ACP和.380ACP的弱鸡还好意思叫自己“停止”手枪?自由枪机结构是简单,但你受不了大威力子弹啊,拖下去

    还有意大利格利森蒂,看都不要看,太丑,拖下去。

  • 一枝独秀

    2021/5/9 6:16:43

    有一些欧美老手枪能装备几十年上百年,如M1911A1.如勃朗宁M1935大威力。而原苏式德式日式手枪就不行,如马卡罗夫,如TT33。其实原因有三个,第一就是苏联解体了,纳粹灭亡了,日本投降了,使用这些武器的政治环境没有了,武器就逐渐向西方风格靠拢了。第二,欧美手枪不吝惜材料和精美的加工工艺,能够储存使用多年仍品相质量很好,苏联日本的武器则以粗陋简单为特点,材质也不好,长期使用保存不易。第三,欧美国家尤其美国,有悠久的枪支文化,可以进行传承,可以影响军队决策。别的国家不具备条件。基本上就是这些原因,最主要还是政治经济影响力造成的。当然这些仅仅限于手枪,AK步枪不在此列讨论。

  • 翁鸣索晋

    2021/5/13 0:27:06

    千呼万唤之中,“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的最新十集个人纪录片《最后一舞》终于放出了第三集。谈到1997-98赛季那支艰难完成第二次三连冠的芝加哥公牛队,乔丹当然是绝对的核心和主角,不过皮蓬和罗德曼两名帮手也不能被遗漏。第二集里,《最后一舞》花了浓重的笔墨来描述皮蓬的成长经历以及跟公牛队在该赛季初的矛盾,第三集就将目光转向了罗德曼。

    提起罗德曼,所有人脑海中都会浮现“花大虫”这个词。显然,罗德曼是难以被外界所理解的:他不断地更换自己的发型,随性地穿着女装上街,跟流行天后麦当娜约会,在球场内外接受采访时放肆发言,活得放任不羁。但不可否认的是,罗德曼活得很潇洒,活出了很多人内心深处渴望的样子。

    没有人不想这么放纵自己,生活的重压不会总令人喘不过气,但“温水煮青蛙”的模式或许更加可怕。罗德曼跟所有人一样不喜欢循规蹈矩,但他选择的面对方式不是去接受,而是打破规矩。

    在《最后一舞》中,皮蓬连休35场比赛终于决心重回公牛队,完成1997-98赛季。在那个赛季的前35战中,公牛队被乔丹和罗德曼联手撑起。“哪还需要什么皮蓬啊,有我们俩就可以了。”罗德曼当时这么跟乔丹说道,丝毫不顾及任何人的感受,不过那也是公牛队的全体成员都习惯的事情。

    等到皮蓬回归,所有人都为之振奋,因为公牛队的“铁三角”终于聚齐了,不过此时聚光灯又重新回到了乔丹和皮蓬这对搭档身上,罗德曼感受到了被忽视,觉得自己又成了“电灯泡”。“我想休个假。”罗德曼彼时言简意赅地跟“禅师”菲尔-杰克逊说道。在杰克逊犹豫之时,乔丹果断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既然别人能休息,那么他也可以,给他休息吧。”最终,杰克逊给出48小时的拉斯维加斯休假期,但罗德曼在那里潇洒了整整88个小时才回到芝加哥。

    换做一般的球员,如此随行大概率是要被球队扫地出门的,更不用说是在控制欲极强的乔丹的身边。“我其实挺感谢他们的,那些记者并不了解我,但他们能够接受我。”罗德曼在《最后一舞》里如此评价乔丹和皮蓬。能在公牛队站稳脚跟,罗德曼最重要的优势还在于他对于比赛的专注。“他是个独行侠,放任不羁,但回到赛场上就能全力以赴,所以我们都能够接受他。”菲尔-杰克逊这么回忆道。

    人们常会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不能够活得潇洒,为什么会受制于外界。其实终究的理由就是自己不够强大。罗德曼对于篮板球的落点判断无与伦比,联盟最强,只要他在球场上发挥这个优势,那么公牛队、乔丹以及菲尔-杰克逊就不会有更多的意见。“人到了就不错了,别要求这么高。”当看到罗德曼穿着一身休闲装从拉斯维加斯归队合练,乔丹开心地跟杰克逊调侃道。

    其实罗德曼天生如此吗?非也。在《最后一舞》里,乔丹的劲敌“微笑刺客”以赛亚-托马斯曾表示自己会给罗德曼冠以“单纯”的形容词——罗德曼曾是托马斯在底特律活塞队的队友——这样的评价令人很是意外。不过罗德曼在大学时代确实跟NBA当中的形象很不一样,还是那个循规蹈矩的乖小孩。在活塞队,罗德曼的肆意也确实远远不及托马斯和兰比尔这样的“恶棍”。

    不过当年那支活塞队有着“坏小子军团”的外号,罗德曼在媒体不断地贴标签以及断章取义中逐渐失去了耐心,也就明白了聚光灯所到之处皆是秀场:反正怎么做都会被视为“坏小子”,why so serious?只要能给出球队想要的东西,场外的私人生活就不是别人所能控制的事情。“上场打球其实是免费的,球队给我开工资其实是为我处理场外的事情。”罗德曼在一次1997年的一次采访中边做力量训练边解释道。

    跳出普世价值观和大众道义,罗德曼真正活出了自己,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是乔丹都无法完成的壮举:当你彻底抛下了公众希望看到的形象,你才能真正活出自己的样子。罗德曼之所以令人着迷,不是因为他篮板球抢得好,不是因为他的采访话语夺人眼球,不是因为他的发型出人意料,也不是因为他的“自由散漫”,而是因为他真真切切地活出了另一种可能,另一种大众敢想但不敢做的人生。

    其实人人都想活成罗德曼,人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罗德曼”,但当实力不足以支撑活出本我所带来的后果时,绝大多数人选择了退缩,也就空余遗憾。从这个角度来讲,罗德曼比乔丹更伟大。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