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川菜里有哪些让你一见钟情的特色菜?

有之堂
2021/5/3 20:13:39
川菜里有哪些让你一见钟情的特色菜?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嗨皮斗鱼

    2021/5/9 2:34:52

    对于一见钟情的动漫的话,因为动漫的种类还是比较多的,每个人的品味都是不一样的,这边的话我推荐一些动漫,喜欢的可以看看吆,斗罗大陆,七龙珠,海贼王,火影,刺客伍六七,蜡笔小新,哆啦a梦,镇魂街,全职高手,一人之下,魔道祖师,西行纪,侠岚,全职法师,择天记,还有比较多的,我就不一一的推荐了,斗罗大陆这个动漫我想大部分人都应该知道,近几年比较火的一个动漫,另外的话我最喜欢魔道祖师这个动漫,还有镇魂街,都是比较吸引人的,看完第一季就特别期待第二季,不过还好,镇魂街第二季已经出来了,但是一直没有更新,第二季可以在哔哩哔哩观看哦。









  • 血染孤傲

    2021/5/10 20:07:51

    迄今为止还让我念念不忘的普通人,是经营早餐店铺的一对老夫妻。

    大学毕业后,我与陌生人合租,每天早晨不便开火,只好在外面吃早餐,在我们这叫“过早”。幸好是紧邻校区,早点摊位遍布,粉、面点、豆皮样样都齐全,每天都不重样。

    但我独爱热干面,且有个嗜好,就是要把所有热干面馆,先挨个尝一遍,再择对胃口的,一直吃那一家。

    位于小区门口的一条小路的尽头,就有一家面馆,是一对老夫妻在用心经营。老板人长得瘦高,性格忠厚,总爱笑眯眯地问是否加辣;老板娘则很斯文,亲切地问我,同学吃点什么?

    点好面之后,眼见老板分毫不差地专注烫面,然后加入适量的芝麻酱、香葱和腌萝卜,最后亲自端到我面前。拌匀面,我尝的第一口就惊为天人,芝麻酱浓稠不油腻,面条筋道不馕糯。我稀里哗啦吃完,十分满意地付钱离开,心想着就选这家从一而终啦!

    然而,颇为意外的是,我刚走出店门没多远,老板娘就追上来说:“同学,你的面钱是不是忘付了呀!” 我随即停下来,很疑惑地解释说已经付过,于是返回面馆,发现只是一场误会。老板娘很不好意思地笑着抱歉,老板也嗔怪老婆不仔细。我倒是没往心里去,万一是我真的忘记付钱,内心反而会很愧疚。

    在那之后,每次去他们家吃面,老板和老板娘都更热情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后来日渐熟悉起来,我就不免有些好奇,明明是这么好的手艺,为啥不开在临街旺铺呢?老板正好刚忙完,暂时放下手中的活,拿毛巾擦擦手,搬凳子坐下,讲了他的故事。

    最初来武汉时,的确是在临街的店面。那时候因为他们做得很合学生口味,连很多外地来的都爱吃,所以生意兴隆。大概好了有一年多后,房东眼红生意太好,觉得是因为自家门面地段好,做什么生意都能赚到钱,不如自己来做。于是就找各种理由刁难夫妻俩,哄抬租金导致续租合约告吹。

    当时老板的弟弟已经过来帮忙了一阵,做热干面的手艺,他也学去了。正好有另一个超市旁的旮旯,他就大方地让给弟弟去做,自己留在了现在这个巷子深处。他的那个弟弟家,我也吃过,的确得了哥哥真传,面选得劲道,芝麻酱也香得勾魂。

    不过千好万好,因为生意太好没空认人,他弟弟家唯独少了人情味。有次也是十一假期,我要加班没办法回家,晚上上完班去面店老板家吃面。老板看到我来了,问了句怎么还没回去过节,我抱怨说我还得加班呐。

    面端到我面前一看,分量很足,又是一满碗。我有几次让着急赶时间的同学先买,作为补偿老板就会添加一点,慢慢成了习惯,我额外付钱他也不肯收。我就开玩笑的口气说:“老板怎么每次给我这么多呀,要折本了哦!”

    老板娘在旁边笑笑,说了句:“你多吃点,吃饱了不想家。”

    那句话就像午后温暖的阳光,让国庆假期依然在加班的我,在这渐渐感到秋风凉意的夜晚,心头突然湿润,埋着头吃完了那碗让异乡人不想家的面。

    这件事到现在我都会和朋友说起,这种关怀,让他们成为我念念不忘的普通人。

    三年多过去了,我早已经搬离那里。适逢有机会经过,我特意绕了个弯,想过去看看他俩。

    远远的就看到老板娘的身影,还是那样不胖不瘦,徐缓而优雅的样子,只是头发上的银丝逐渐明显。点面的时候,老板没有抬头看我,我也没有声张。看得出他有些累,眼睑重重地耷着,显出了些倦意。我还照旧是一碗热干面,依旧是熟悉的味道,但少了一份交流。

    “看来他们都没有认出我来,我惦记着他们,他们已然不记得我了。” 我心里这么思忖着,有些许落寞,可能对于过往,念念不忘又难以割舍的痴人是我。于是默然吃完面,擦干净嘴角的酱,拿上包,付完钱就转身离开了。

    刚走出店,老板娘又追了上来,“同学!”

    这一次她还是这么亲切地称呼我,即便是我发际线有些明显退后,穿着变成西装革履,她依旧将认出我来,“真的是你啊,刚刚我就说是你,老头子非要跟我犟,这些年还好吗?”

    于是我又折回店里与他们叙旧起来,心头的疙瘩也熨帖了。

    事后我才想明白,原来,对于他们老两口而言,反而我才是那个让他们念念不忘的普通人。

相关问题